ARTTOWN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龙山》(87-88)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 ·  2019年10月11日
发现艺术
阅读 2494评论 0

原无/文



      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



87 伊人身世有秘密

桑林庄园的论学即将结束。先道与虢国官府相安无事。

但没有传来伊人回山上的消息,先道心里几分不安。

虢国司马丢了犯人,尽量不与先道照面。先道也不逼他要人,彼此心照不宣。

意外弄丢了罪奴,虢公发发脾气后便无可奈何,他也不想为这件事处理司马。况且这件事牵涉到双龙山双龙阁,事态本来就复杂,出现意外也在意料之中。所以大家对这件事的态度都是能拖就拖。

但是,有一个人忍受不住了。他就是晋国行人。

宜忌已经给了他死命令,没有结果不能回晋国。花了钱没有办成事,他怎么敢想回去?

求人不成,无奈之下他只有自己挺身而出了。

先道等人回到双龙山溪边小院时,周道和伊人刚刚到这里不久。

但他们二人都看起来很疲惫,而且像极力掩饰着什么。

“怎么了?”先道一看就觉得有问题。

“没,没事。”伊人闪烁其词。

“为什么回来这么晚?怎么这样狼狈?”先道一双犀利的眼神让伊人无法掩饰。

“山洞里太脏,我们又歇了歇……”周道抢答。

“我们迷路……”伊人同时也抢答。

先道看着他们。

周道低头不语了。

东方道出奇的勤快,和伊人周道打个招呼就主动干活去了。

他和东郭舆一趟趟把东西从车上搬进屋子里。

东郭舆看到小姐平安归来十分欢喜,但看到她和周道那么亲密又无奈流出失望的眼神。

东方道则极力掩饰着心中的一丝愧疚,用干活分散自己心中的压力。

“师父,我有事要说。”周道请求先道。

“又有什么神秘的事要告诉我?”先道笑着说。

东方道以为他们要报告铜镜的事情,心里很害怕,赶紧凑上前想听听他要说什么。

“可不可以让东方道也分享这个秘密?”先道问周道。

“没关系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“师父,我已经答应了伊人,我要娶她。”周道看着伊人说。

伊人泪眼婆娑,满怀期待看着伯伯。

“唔,态度转变的怎么这么快?我都感到意外了。”

“太好了,太好了,支持!”东方道发现与铜镜的事无关,高兴地叫起来。

“我不知道伊人等我等的那么艰难,不能再让她难过了。”

“怎么结婚?就在这里?”先道问。

“就在这里。”周道肯定地回答。

“不怕委屈了伊人?”

伊人摇摇头。

“还挺默契。要不是这场麻烦,你们早在一起了。好吧,我同意。”先道朗声道。

“要不就这几天办?”周道继续催促。

“也太急了。不在乎这几天。毕竟是这么大的事,即使简办,我也不能让你们办得窝窝囊囊。”

“那就请师父安排。”

“首先要挑选一个好日子,最近的好日子。然后,要找一个证婚人。另外,伊人应该由家长的支持。这三样是不能省的。”先道说。

“其他的事情都好办。家长可不可以有您代替?”周道问。

“如果女孩没有了自己的父母,或者经由父母同意,才允许长辈族人代替。”先道静静地说。

“这可怎么办?我爹爹不一定同意的。再说,再回去找他们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状况。”

“关于这件事,我有个秘密是时候该告诉你们了。”先道稳重的语气下明显掩饰着内心的波涛。

周道和伊人瞪大了眼睛,等着先道的下文。

“伊人本来不姓赵,也不是晋国人。”

“什么?”伊人惊呆了。

“伊人是宋国人。”经过内心艰难苦涩的斗争,他终于吐出了一个惊人故事。

“怎么?伊人不是赵家的女儿?”周道吃惊地问。

“这个秘密以前从未跟人说过,你们都不知道。伊人是我从宋国抱回来的孩子。那时我出使宋国,正遇上都城睢阳出现动乱。我担心一个朋友的安危,去看望他时,在一个院子门口遇见了伊人。当时她的母亲抱着她,正在焦急地寻找家人。她母亲看到我,就央求我临时照看孩子,我看着伊人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怎么也不忍心拒绝。况且,她母亲说很快会回来接她。没想到这一等就再也没有了她母亲的身影。我觉得,她不像是要抛弃伊人,肯定是她遇到麻烦了。于是就到处寻找她,但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。”先道娓娓讲道。

伊人听着听着,不禁哽咽起来。

先道接着说:“再看看伊人,多么可爱,就是你这双眼睛,那眼神打动了我,于是就把你带回了绛城。伊人乖巧调皮,但在那一路上却出奇的省事,那么远的路不哭也不闹。抱回了家,公明夫妇很喜欢你,就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养了。”

伊人听着听着泪如泉涌。

她一时觉得如在梦中,无法相信这些:“这不是真的,伯伯。我不相信。”

“孩子。本来不该给你说这些。但是你已经长成大人了,又要嫁人了,不会为这事困扰了。这些年诸侯国之间战乱不断,和父母、兄弟失散的孩子比比皆是,何止你一人?原来我打算把你养大,但是你父母看我经常出门,就把你接回了他们家。”

“师父,有没有伊人家人的信息?”



      孟云飞书法


88 最美的期待:要做你的新娘了

“后来我曾东去宋国游历一次,但没有机会探问这件事情。公明夫妇也不想让孩子离开,所以事情耽搁了下来。”

“也许是时机不成熟。”

“现在伊人长大成人了,可以告诉你真相了。如果将来想寻找家人,也有了时间和精力。”

“师父放心,只要伊人愿意,我一定为她找到家人。原来师父见到她时,有没有见到她随身带什么特别的东西?”

“什么有特征的东西也没有留下。只知道当时伊人有一两岁。”

“我不要找!我不要找!”伊人反对。

“不找也好。找到的希望很小。”先道摇头,眼角有点发红,“你怨恨你的生母生父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伊人茫然。

“就原谅他们吧,天下哪有母亲不要自己孩子的。她一定遇到了什么麻烦。”先道怅然道。

“伯伯,我经常让爹娘生气,不听他们的话,是不是很对不起他们?”

“哪里。他们以前从未生你的气,今后也不会。不要难过。来到这里跟着我,你的父母会很放心,你的事就可以有我做主了。这也是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原因之一。”

一连串的打击让伊人不知所措,无所适从。

她抽泣着跑了出去。

周道想追出去,先道叫住他:“这事对她来说太突然,让她一个人静静吧。”

“我去叫温柔。她陪她可以的。”

先道为周道和伊人查看婚礼日子。

“下月十六是一个吉日,就把你们的婚礼定在那天,怎么样?”周道回来,先道对他说。

“就按您的意见。”

“关于证婚的人,”先道接着说,“舍长大人最合适不过。他既了解你们,又喜欢你们。”

“师父,有一件事我还不明白,想向您请教。”周道忍不住问。

“你是不是想问铜镜的事?”

“果然瞒不过师父。铜镜原来就是假的吗?”

“我仔细看了,与原来见到的不是同一个。”

“真的是被人掉包了?难道是司马做的?”

“司马有这个动机,但他原来就不知道铜镜是什么东西,不会是他搞的鬼。”

“那会不会是他的手下?”

“这种可能性也很小,他的手下没有多少机会,也没有足够的时间,除非是原来手里就有个一模一样的假铜镜。”

“我也觉得无法解释。”

“我们这里都是谁知道这个铜镜的秘密?”先道问。

“只有我、伊人和东方知道。难道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?”

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不要再追究它了。”先道淡然道。

“师父不愿意再提及这件事,是不是已经看出这个人是谁了?”周道忽然就有了疑问。

“记住,周道,一个宝贝再贵重,它也只是一个东西。东西都是由人创造的,和人的价值相比,再宝贝的东西也不值得一提。人不能为物所累,不能被它牵着鼻子走,不能为它动邪念。”先道教诲。

“弟子明白。”

…………

自从遇见梁风靡后,东郭舆心里一直放心不下这件事。

他毕竟挂念着小姐的安危,所以就很想对梁风靡突然的到来探个究竟。他一有时间就到处转悠,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。

这天,他转着转着,不自觉就来到了乐土山庄。在外面张望了一会儿,见乐土隐士从院里走了出来,然后坐上马车出去了。

东郭舆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,梁风靡可能来到过乐土山庄。

此时他想:梁风靡是不是来见了这位老汉?我要想知道些端倪,只有在这里盯上一段时间。

东郭舆盯了一些时辰,一无所获。

他有点心急,干脆向乐土山庄走去。

大门虚掩,里面没有人阻拦,他索性在里面闲逛起来。院子很大,里面一个水塘吸引了他。他上前看,塘子里大大小小有很多乌龟。

他正要逗逗乌龟,忽然一个大手掌重重拍在他肩上。

他吓了一大跳。

回过头,站在他身后的是济清。

正想发火,被济清冷酷的目光镇住了。

“你是何人?为什么到这里来?想干什么?”济清冷脸问。

“我路过这里,想讨口水喝。”东郭舆被动撒谎。

“你从哪里来?”济清审问。

“我在麒麟溪边的那个院子里住。”

“双龙阁的人?我怎么没有见过你?”

“刚来这里不久。”

“周道的客人?先道的客人?”

“都是。我只是晋国来的车驭。”

“哦,你是陪赵伊人小姐来的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算是邻居,猜的。”济清莫名一笑。

东郭舆心里稍稍放松一点。

“你养龟?”东郭舆好奇问。

“人们占卜都要挑好的龟。需求量大。”济清若无其事。

“听说附近有个兰花谷,那里有灵性的仙龟,真的吗?”东郭舆趁机打听。

“好像是的。不过,据说有时候大声喊才能显灵。”

“你这里是不是仙龟?”

“你好像并不渴吧?”济清盯了东郭舆一眼,反问道。

“看着这些漂亮的龟,连渴都忘记了。”东郭舆仓促应对,“我去兰花谷试试,看那里到底有没有灵气。”

济清看着东郭舆离去的背影,眼神怪怪的。

晋国行人在求助虢国遭到百般拖延后,决定自己动手。

在来虢国前,宜忌已经告诉他,如果要到双龙山,就先找伊人的车驭东郭舆帮忙,他是自己人。

行人的目标虽然是周道,但不敢轻易对他下手,于是来到双龙阁下的溪边小院附近,潜伏在那里观察、等待东郭舆出门。

他需要东郭舆的帮助。

在一个僻静的路上,他终于拦到了东郭舆。

“东郭舆,总算等到了你。”行人开门见山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宜忌公子派来的行人,前来虢国催办周道一事的。”

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

“这是证明。”行人把宜忌家的手牌亮给东郭舆。

“大人要我做什么?”

“除了干掉周道,还能做什么?”

“大人饶恕,这个差事小人承担不了。”

“哪里让你一个人做?你只要配合我就可以了。”

“怎么配合您?”

“告诉我他的活动规律,他有什么弱点。”

“首先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,下个月十六小姐就要和周道成婚了。”

“下个月十六?在这里?你怎么不阻止他们?”

“说得轻巧,你当是扬鞭催马那么简单啊。我一个下人有什么本事!”东郭舆一拱手,“大人,还是您来吧,显一下您的身手。”

“我会阻止他们的。他们想结婚,哼,没门!”




  2494 次浏览 
如果喜欢我的文章,可送花支持~。
已收到0朵鲜花

文章评论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其他文章

难忘童年的好伙伴″小黄

聂凤翔/文小黄是我童年时期的好伙伴一一一条雌性土狗。它伴我从少年走到成年,给六七十年代缺少文化生活的农村孩子带来了无尽的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1月11日

无我与不朽

钱穆/文古今中外,讨论人生问题,似乎有两个大理论是多少相同的。一是无我,一是不朽。初看若相冲突,既要无我,如何又说不朽。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1月11日

难忘那头黑母猪

聂凤翔/文人类生活这个星球上,上帝怕人类孤单、寂寞,派诸多的伙伴与我们共舞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河里游的,组成了一个安乐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1月11日

《记忆是歌》——陆祖鹤文集出版

孟云飞/文由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题书名,我国著名作家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作序的陆祖鹤文集《记忆是歌》于今年10月在上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1月11日

试论书法作品的所谓"硬伤"

聂凤翔/文这些年来,书法评比一直用"硬伤"一词,听起来怪吓人的。因为如发现作品中有错、别、漏、繁简混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1月11日

聂凤翔:一吐为快——从书法家

文/聂凤翔最近看了一篇书法家"曾翔大战田英章"的文章,有评论称曾翔是艺术("丑书"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北京大學藏西漢竹書概說

朱鳳瀚等/文《日書》中的占產子圖2009年初,北京大學接受捐贈,獲得了一批從海外回歸的西漢竹簡。同年3月,北京大學由歷史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当代书法界主要问题是缺少文化

陈传席/文我觉得现在的书法界主要是缺少文化,这是个最大的问题。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过一本《民国书法》,那里面所有书法写得好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“书画鉴定”课程...

一、授課大綱本課程以藝術史所研一同學為授課對象,於每週一上午十時至下午五時在故宮博物院上課。本課程為選修,學程一學期,3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让读书成为习惯

文/邱勇(清华大学校长)读书是一种人生态度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读书的价值体现在多个方面,最重要的是提升文化素养。读书价值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读书使我们获得前行的力量

文/董明珠(格力电器董事长)在我看来,阅读就像与智者对话,可以从中获得知识,提高技能,汲取经验,解除疑惑,还可以丰富自己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有阅读更美好

文/朱永新(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)前不久看到网友说的一句话:“不翻书,生活就会给你翻脸”,颇有感触。是的,一个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从《易经》蒙卦看高校书法教育思想

郝俊/文摘要:《周易》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哲学专著,内容广大悉备,无所不包。《蒙》是《周易》中专讲启迪蒙昧之道的一卦,蕴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30日

艺术与象征

宗白华/文诗人艺术家在这人世间,可具两种态度:醉和醒。醒者张目人间,寄情世外,拿极客观的胸襟“漱涤万物,牢笼百态”(柳宗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笔墨寄情写山水

文/杜希贤2014年在一次活动中我结识了王玉君先生,那时我担任北京海淀区美术家协会主席,后来我邀请他参加过海淀美协和作协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重建中国画的学术尊严

张强/文前提:问题的发生与提示其实,就像我在“中国画在中国”一文中所提示的那样,从中国画这个概念的出现之时,就是以一种防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99周道被诓进山洞济清藏身山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97东方道把柄被抓又一场惊涛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95不愿同生愿同死“其实,旋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93济清深不可测“谁?”周道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书心画,画心声——军旅书法家聂凤翔其...

易书生/文与聂凤翔兄相识已有二十余年,因为同在一个大院的部队政治机关工作,舞文弄墨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时常小聚。加上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91伊人发现骗局“那艘船是虢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89伊人匆忙回晋国“虢国国君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

长篇传奇小说《兰花巾》第二部——《双...

原无/文原无,本名吴志民。报纸编辑,河南上蔡人。著有《非礼春秋》、《春秋100经典故事》等。85我们结婚吧“把火扔了?”...

东方今典官方账号

喜爱
2019年10月11日